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復白佛言:“世尊,唯愿為我說心意意識、五法、自性相眾妙法門。此是一切諸佛菩薩,入自心境,離所行相,稱真實義,諸佛教心。唯愿如來,為此山中諸菩薩眾,隨順過去諸佛,演說藏識海浪法身境界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:“有四種因緣眼識轉。何等為四?所謂不覺自心現而執取故,無始時來取著于色虛妄習氣故,識本性如是故,樂見種種諸色相故。大慧,以此四緣,阿賴耶識如瀑流水,生轉識浪。如眼識,余亦如是,于一切諸根、微塵、毛孔、眼等,轉識或頓生,譬如明鏡現眾色像;或漸生。猶如猛風吹大海水;心海亦爾,境界風吹起諸識浪,相續不絕。大慧,因所作相,非一非異;業與生相,相系深縛;不能了知色等自性,五識身轉。


  “大慧,與五識俱,或因了別差別境相,有意識生。然彼諸識不作是念:‘我等同時展轉為因。’而于自心所現境界,分別執著俱時而起無差別相,各了自境。大慧,諸修行者入于三昧,以習力微起而不覺知,但作是念:‘我滅諸識,入于三昧。’實不滅識而入三昧。以彼不滅習氣種故,但不取諸境,名為識滅。


  “大慧,如是藏識行相微細,唯除諸佛及住地菩薩;其余一切二乘、外道定慧之力,皆不能知。唯有修行如實行者,以智慧力了諸地相,善達句義,無邊佛所廣集善根,不妄分別自心所見,能知之耳!大慧,諸修行人,宴處山林上中下修,能見自心分別流注,得諸三昧自在力通;諸佛灌頂,菩薩圍繞;知心意意識所行境界,超愛、業、無明生死大海。是故汝等應當親近諸佛菩薩,如實修行大善知識。”


  爾時,世尊重說頌言:


  “譬如巨海浪, 斯由猛風起,

  洪波鼓溟壑, 無有斷絕時。

  藏識海常住, 境界風所動,

  種種諸識浪, 騰躍而轉生。

  青赤等諸色, 鹽貝乳石蜜,

  華果日月光, 非異非不異。

  意等七種識, 應知亦如是,

  如海共波浪, 心俱和合生。

  譬如海水動, 種種波浪轉,

  藏識亦如是, 種種諸識生。

  心意及意識, 為諸相故說,

  八識無別相, 無能相所相。

  譬如海波浪, 是則無差別,

  諸識心如是, 異亦不可得。

  心能積集業, 意能廣積集,

  了別故名識, 對現境說五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以頌問曰:


  “青赤諸色像, 眾生識顯現,

  如浪種種法, 云何愿佛說?”


  爾時,世尊以頌答曰:


  “青赤諸色像, 浪中不可得,

  言心起眾相, 開悟諸凡夫。

  而彼本無起, 自心所取離,

  能取及所取, 與彼波浪同。

  身資財安住, 眾生識所現,

  是故見此起, 與浪無差別。”


  爾時,大慧復說頌言:


  “大海波浪性, 鼓躍可分別,

  藏識如是起, 何故不覺知?”


  爾時,世尊以頌答曰:


  “阿賴耶如海, 轉識同波浪,

  為凡夫無智, 譬喻廣開演。”


  爾時,大慧復說頌言:


  “譬如日光出, 上下等皆照;

  世間燈亦然, 應為愚說實,

  已能開示法, 何不顯真實?”


  爾時,世尊以頌答曰:


  “若說真實者, 彼心無真實,

  譬如海波浪, 鏡中像及夢。

  俱時而顯現, 心境界亦然,

  境界不具故, 次第而轉生。

  識以能了知, 意復意謂然,

  五識了現境, 無有定次第。

  譬如工畫師, 及畫師弟子,

  布彩圖眾像, 我說亦如是。

  彩色中無文, 非筆亦非素,

  為悅眾生故, 綺煥成眾像。

  言說則變異, 真實離文字,

  我所住實法, 為諸修行說。

  真實自證處, 能所分別離,

  此為佛子說。 愚夫別開演,

  種種皆如幻, 所見不可得。

  如是種種說, 隨事而變異,

  所說非所應, 于彼為非說。

  譬如眾病人, 良醫隨授藥,

  如來為眾生, 隨心應量說。

  世間依怙者, 證智所行處,

  外道非境界, 聲聞亦復然。”


  “復次,大慧,菩薩摩訶薩,若欲了知能取所取分別境界,皆是自心之所現者,當離憒鬧、昏滯睡眠,初中后夜勤加修習,遠離曾聞外道邪論及二乘法,通達自心分別之相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菩薩摩訶薩,住智慧心所住相已,于上圣智三相,當勤修學。何者為三?所謂無影像相、一切諸佛愿持相、自證圣智所趣相。諸修行者獲此相已,即舍跛驢智慧心相,入菩薩第八地,于此三相修行不舍。大慧,無影像相者,謂由慣習一切二乘、外道相故而得生起;一切諸佛愿持相者,謂由諸佛自本愿力所加持故而得生起;自證圣智所趣相者,謂由不取一切法相,成就如幻諸三昧身,趣佛地智故而得生起。大慧,是名上圣智三種相。若得此相,即到自證圣智所行之處。汝及諸菩薩摩訶薩,應勤修學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知諸菩薩心之所念,承一切佛威神之力,白佛言:“唯愿為說百八句差別所依圣智事自性法門。一切如來應正等覺,為諸菩薩摩訶薩墮自共相者,說此妄計性差別義門。知此義已,則能凈治二無我觀境,照明諸地,超越一切二乘、外道三昧之樂;見諸如來不可思議所行境界,畢竟舍離五法、自性;以一切佛法身智慧而自莊嚴,入如幻境,住一切剎兜率陀宮、色究竟天,成如來身。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有一類外道,見一切法隨因而盡,生分別解想兔無角,起于無見如兔角無,一切諸法悉亦如是。復有外道,見大種、求那、塵等諸物形量分位各差別已,執兔無角,于此而生牛有角想。大慧,彼墮二見,不了唯心,但于自心增長分別。大慧,身及資生器世間等,一切皆唯分別所現。大慧,應知兔角離于有無,諸法悉然,勿生分別。云何兔角離于有無?互因待故。分析牛角乃至微塵,求其體相終不可得。圣智所行,遠離彼見,是故于此不應分別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復白佛言:“世尊,彼豈不以妄見起相,比度觀待妄計無耶?”


  佛言:“不以分別起相待以言無。何以故?彼以分別為生因故。以角分別為其所依,所依為因。離異不異,非由相待顯兔角無。大慧,若此分別異兔角者,則非角因;若不異者,因彼而起。大慧,分析牛角乃至極微,求不可得。異于有角言無角者,如是分別決定非理。二俱非有,誰待于誰?若相待不成,待于有故言兔角無,不應分別,不正因故。有無論者,執有執無,二俱不成。


  “大慧,復有外道,見色形狀、虛空分齊而生執著,言色異虛空起于分別。大慧,虛空是色,隨入色種。大慧,色是虛空,能持、所持建立性故。色、空分齊應如是知。大慧,大種生時自相各別,不住虛空中,非彼無虛空。大慧,兔角亦爾,觀待牛角言彼角無。大慧,分析牛角乃至微塵,又析彼塵,其相不現。彼何所待而言無耶?若待余物,彼亦如是。


  “大慧,汝應遠離兔角、牛角,虛空及色,所有分別。汝及諸菩薩摩訶薩,應常觀察自心所見分別之相,于一切國土,為諸佛子說觀察自心修行之法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即說頌言:


  “心所見無有, 唯依心故起,

  身資所住影, 眾生藏識現。

  心意及與識, 自性五種法,

  二無我清凈, 諸導師演說。

  長短共觀待, 展轉互相生,

  因有故成無, 因無故成有。

  微塵分析事, 不起色分別,

  唯心所安立, 惡見者不信。

  外道非行處, 聲聞亦復然,

  救世之所說, 自證之境界。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為凈心現流故而請佛言:“世尊,云何凈諸眾生自心現流?為漸次凈,為頓凈耶?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漸凈非頓!如庵羅果,漸熟非頓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現流,亦復如是,漸凈非頓。如陶師造器,漸成非頓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現流,亦復如是,漸而非頓。譬如大地生諸草木,漸生非頓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現流,亦復如是,漸而非頓。大慧,譬如人學音樂書畫種種伎術,漸成非頓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現流,亦復如是,漸而非頓。


  “譬如明鏡,頓現眾像而無分別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現流,亦復如是,頓現一切無相境界而無分別。如日月輪,一時遍照一切色像;諸佛如來凈諸眾生自心過習,亦復如是,頓為示現不可思議諸佛如來智慧境界。譬如藏識,頓現于身及資生國土一切境界;報佛亦爾,于色究竟天,頓能成熟一切眾生令修諸行。譬如法佛,頓現報佛及以化佛光明照曜;自證圣境亦復如是,頓現法相而為照曜,令離一切有無惡見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法性所流佛,說一切法自相共相,自心現習氣因相,妄計性所執因相,更相系屬種種幻事皆無自性;而諸眾生種種執著取以為實,悉不可得。復次,大慧,妄計自性執著緣起自性起。大慧,譬如幻師以幻術力,依草木瓦石幻作眾生若干色像,令其見者種種分別,皆無真實。大慧,此亦如是,由取著境界習氣力故,于緣起性中,有妄計性種種相現,是名妄計性生。大慧,是名法性所流佛說法相。


  “大慧,法性佛者,建立自證智所行,離心自性相。


  “大慧,化佛說施、戒、忍、進、禪定、智慧,蘊界處法,及諸解脫諸識行相,建立差別;越外道見,超無色行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法性佛,非所攀緣,一切所緣、一切所作相、根量等相悉皆遠離,非凡夫、二乘及諸外道執著我相所取境界。是故,大慧,于自證圣智勝境界相,當勤修學;于自心所現分別見相,當速舍離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聲聞乘有二種差別相,所謂自證圣智殊勝相、分別執著自性相。


  “云何自證圣智殊勝相?謂明見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,諸諦境界離欲寂滅故,于蘊界處若自若共、外不壞相如實了知故,心住一境;住一境已,獲禪解脫、三昧道果而得出離,住自證圣智境界樂,未離習氣及不思議變易死,是名聲聞乘自證圣智境界相。菩薩摩訶薩雖亦得此圣智境界,以憐愍眾生故,本愿所持故,不證寂滅門及三昧樂。諸菩薩摩訶薩,于此自證圣智樂中,不應修學。


  “大慧,云何分別執著自性相?所謂知堅濕暖動、青黃赤白如是等法,非作者生,然依教理見自共相分別執著,是名聲聞乘分別執著相。菩薩摩訶薩于此法中應知應舍,離人無我見,入法無我相,漸住諸地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:“世尊,如來所說常不思議自證圣智第一義境,將無同諸外道所說常不思議作者耶?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非諸外道作者得常不思議。所以者何?諸外道常不思議,因自相不成;既因自相不成,以何顯示常不思議?


  “大慧,外道所說常不思議,若因自相成,彼則有常;但以作者為因相故,常不思議不成。大慧,我第一義常不思議,第一義因相成,遠離有無;自證圣智所行相故有相,第一義智為其因故有因,離有無故;非作者,如虛空、涅槃、寂滅法故,常不思議。是故我說常不思議,不同外道所有諍論。大慧,此常不思議,是諸如來自證圣智所行真理,是故菩薩當勤修學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外道常不思議,以無常異相因故常,非自相因力故常。大慧,外道常不思議,以見所作法有已還無,無常已,比知是常;我亦見所作法有已還無,無常已,不因此說為常。大慧,外道以如是因相,成常不思議;此因相非有,同于兔角故。常不思議唯是分別,但有言說。何故彼因同于兔角?無自因相故。大慧,我常不思議,以自證為因相;不以外法有已還無,無常為因。外道反此,曾不能知常不思議自因之相,而恒在于自證圣智所行相外,此不應說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諸聲聞畏生死妄想苦而求涅槃,不知生死、涅槃差別之相,一切皆是妄分別有無所有故,妄計未來諸根境滅,以為涅槃;不知證自智境界,轉所依藏識,為大涅槃。彼愚癡人說有三乘,不說唯心,無有境界。大慧,彼人不知去來現在諸佛所說自心境界,取心外境,常于生死輪轉不絕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去來現在諸如來說一切法不生。何以故?自心所見,非有性故,離有無生故。如兔馬等角,凡愚妄取;唯自證圣智所行之處,非諸愚夫二分別境。大慧,身及資生器世間等,一切皆是藏識影像,所取、能取二種相現。彼諸愚夫,墮生住滅二見中故,于中妄起有無分別。大慧,汝于此義,當勤修學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有五種種性。何等為五?謂聲聞乘種性、緣覺乘種性、如來乘種性、不定種性、無種性。


  “大慧,云何知是聲聞乘種性?謂若聞說于蘊界處自相共相,若知若證,舉身毛豎,心樂修習,于緣起相不樂觀察,應知此是聲聞乘種性。彼于自乘見所證已,于五六地斷煩惱結,不斷煩惱習,住不思議死,正師子吼言:‘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不受后有。’修習人無我,乃至生于得涅槃覺。


  “大慧,復有眾生求證涅槃,言能覺知我、人、眾生、養者、取者,此是涅槃。復有說言,見一切法因作者有,此是涅槃。大慧,彼無解脫,以未能見法無我故。此是聲聞乘及外道種性,于未出中生出離想。應勤修習,舍此惡見。


  “大慧,云何知是緣覺乘種性?謂若聞說緣覺乘法,舉身毛豎,悲泣流淚;離憒鬧緣,無所染著;有時聞說現種種身,或聚或散神通變化,其心信受,無所違逆。當知此是緣覺乘種性,應為其說緣覺乘法。


  “大慧,如來乘種性所證法有三種,所謂自性無自性法、內身自證圣智法、外諸佛剎廣大法。大慧,若有聞說此一一法,及自心所現身財建立阿賴耶識不思議境,不驚、不怖、不畏,當知此是如來乘性。


  “大慧,不定種性者,謂聞說彼三種法時,隨生信解而順修學。


  “大慧,為初治地人而說種性,欲令其入無影像地,作此建立。大慧,彼住三昧樂聲聞,若能證知自所依識,見法無我,凈煩惱習,畢竟當得如來之身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即說頌言:


  “預流一來果, 不還阿羅漢,

  是等諸圣人, 其心悉迷惑。

  我所立三乘, 一乘及非乘,

  為愚夫少智, 樂寂諸圣說。

  第一義法門, 遠離于二取,

  住于無境界, 何建立三乘?

  諸禪及無量, 無色三摩提,

  乃至滅受想, 唯心不可得。”


  “復次,大慧,此中一闡提,何故于解脫中不生欲樂?大慧,以舍一切善根故,為無始眾生起愿故。云何舍一切善根?謂謗菩薩藏言:‘此非隨順契經調伏解脫之說。’作是語時,善根悉斷不入涅槃。云何為無始眾生起愿?謂諸菩薩以本愿方便:‘愿一切眾生悉入涅槃。若一眾生未涅槃者,我終不入。’此亦住一闡提趣。此是無涅槃種性相。”


  大慧菩薩言:“世尊,此中何者畢竟不入涅槃?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彼菩薩一闡提,知一切法本來涅槃,畢竟不入,非舍善根。何以故?舍善根一闡提,以佛威力故,或時善根生。所以者何?佛于一切眾生無舍時故。是故菩薩一闡提,不入涅槃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菩薩摩訶薩當善知三自性相。何者為三?所謂妄計自性、緣起自性、圓成自性。大慧,妄計自性從相生。云何從相生?謂彼依緣起事相種類顯現,生計著故。大慧,彼計著事相,有二種妄計性生,是諸如來之所演說,謂名相計著相、事相計著相。大慧,事計著相者,謂計著內外法;相計著相者,謂即彼內外法中計著自共相。是名二種妄計自性相。大慧,從所依所緣起,是緣起性。何者圓成自性?謂離名相、事相一切分別,自證圣智所行真如。大慧,此是圓成自性,如來藏心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即說頌言:


  “名相分別, 二自性相, 正智真如, 是圓成性。”


  “大慧,是名觀察五法、自性相法門,自證圣智所行境界。汝及諸菩薩摩訶薩,當勤修學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菩薩摩訶薩當善觀察二無我相。何者為二?所謂人無我相、法無我相。


  “大慧,何者是人無我相?謂蘊界處離我、我所,無知、愛、業之所生起。眼等識生,取于色等而生計著。又自心所見身器世間,皆是藏心之所顯現;剎那相續變壞不停,如河流,如種子,如燈焰,如迅風,如浮云;躁動不安如猿猴;樂不凈處如飛蠅;不知厭足如猛火;無始虛偽習氣為因,諸有趣中流轉不息如汲水輪;種種色身威儀進止,譬如死尸咒力故行,亦如木人因機運動。若能于此善知其相,是名人無我智。


  “大慧,云何為法無我智?謂知蘊界處是妄計性。如蘊界處離我、我所,唯共積聚,愛業繩縛,互為緣起,無能作者;蘊等亦爾,離自共相,虛妄分別種種相現。愚夫分別,非諸圣者。如是觀察一切諸法,離心意意識、五法、自性,是名菩薩摩訶薩法無我智。得此智已,知無境界,了諸地相,即入初地;心生歡喜次第漸進,乃至善慧及以法云,諸有所作皆悉已辦。住是地已,有大寶蓮華王眾寶莊嚴,于其華上有寶宮殿狀如蓮華,菩薩往修幻性法門之所成就而坐其上;同行佛子前后圍繞,一切佛剎所有如來皆舒其手,如轉輪王子灌頂之法而灌其頂;超佛子地,獲自證法,成就如來自在法身。大慧,是名見法無我相。汝及諸菩薩摩訶薩,應勤修學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復白佛言:“世尊,愿說建立誹謗相。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離此惡見,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;得菩提已,破建立常誹謗斷見,令于正法不生毀謗。”


  佛受其請,即說頌言:


  “身資財所住, 皆唯心影像,

  凡愚不能了, 起建立誹謗。

  所起但是心, 離心不可得。”


  爾時,世尊欲重說此義,告大慧言:“有四種無有有建立。何者為四?所謂無有相建立相、無有見建立見、無有因建立因、無有性建立性,是為四。大慧,誹謗者,謂于諸惡見所建立法求不可得,不善觀察遂生誹謗,此是建立誹謗相。


  “大慧,云何無有相建立相?謂于蘊界處,自相共相本無所有,而生計著,此如是,此不異,而此分別從無始種種惡習所生,是名無有相建立相。云何無有見建立見?謂于蘊界處,建立我、人、眾生等見,是名無有見建立見。云何無有因建立因?謂初識前無因不生,其初識本無,后眼、色、明、念等為因如幻生,生已有,有還滅,是名無有因建立因。云何無有性建立性?謂于虛空、涅槃、非數滅,無作性,執著建立。大慧,此離性非性,一切諸法離于有無,猶如毛輪、兔馬等角,是名無有性建立性。大慧,建立誹謗,皆是凡愚不了唯心而生分別,非諸圣者。是故汝等當勤觀察,遠離此見。


  “大慧,菩薩摩訶薩善知心意意識、五法、自性、二無我相已,為眾生故作種種身;如依緣起,起妄計性。亦如摩尼隨心現色,普入佛會,聽聞佛說,諸法如幻、如夢、如影、如鏡中像、如水中月,遠離生滅及以斷常,不住聲聞、辟支佛道,聞已成就無量百千億那由他三昧;得此三昧已,遍游一切諸佛國土,供養諸佛,生諸天上,顯揚三寶;示現佛身,為諸聲聞、菩薩大眾,說外境界皆唯是心,悉令遠離有無等執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即說頌言:


  “佛子能觀見, 世間唯是心,

  示現種種身, 所作無障礙,

  神通力自在, 一切皆成就。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復請佛言:“愿為我說一切法空、無生、無二、無自性相。我及諸菩薩悟此相故,離有無分別,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”


  佛言:“諦聽!當為汝說。大慧,空者,即是妄計性句義。大慧,為執著妄計自性故,說空、無生、無二、無自性。


  “大慧,略說空性有七種,謂相空、自性空、無行空、行空、一切法不可說空、第一義圣智大空、彼彼空。


  “云何相空?謂一切法自相共相空,展轉積聚互相待故,分析推求無所有故,自他及共皆不生故,自共相無生亦無住,是故名一切法自相空。


  “云何自性空?謂一切法自性不生,是名自性空。


  “云何無行空?所謂諸蘊,本來涅槃,無有諸行,是名無行空。


  “云何行空?所謂諸蘊,由業及因和合而起,離我、我所,是名行空。


  “云何一切法不可說空?謂一切法妄計自性,無可言說,是名不可說空。


  “云何第一義圣智大空?謂得自證圣智時,一切諸見過習悉離,是名第一義圣智大空。


  “云何彼彼空?謂于此無彼,是名彼彼空。譬如鹿子母堂,無象馬牛羊等,我說彼堂空,非無比丘眾。大慧,非謂堂無堂自性,非謂比丘無比丘自性,非謂余處無象馬牛羊。大慧,一切諸法自共相,彼彼求不可得,是故說名彼彼空。


  “是名七種空。大慧,此彼彼空,空中最粗,汝應遠離。


  “復次,大慧,無生者,自體不生而非不生;除住三昧,是名無生。


  “大慧,無自性者,以無生故密意而說。大慧,一切法無自性,以剎那不住故,見后變異故,是名無自性。


  “云何無二相?大慧,如光影、如長短、如黑白,皆相待立,獨則不成。大慧,非于生死外有涅槃,非于涅槃外有生死,生死、涅槃無相違相。如生死、涅槃,一切法亦如是,是名無二相。大慧,空、無生、無二、無自性相,汝當勤學。”


  爾時,世尊重說頌言:


  “我常說空法, 遠離于斷常,

  生死如幻夢, 而業亦不壞。

  虛空及涅槃, 滅二亦如是,

  愚夫妄分別, 諸圣離有無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復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:“大慧,此空、無生、無自性、無二相,悉入一切諸佛所說修多羅中,佛所說經皆有是義。大慧,諸修多羅隨順一切眾生心說,而非真實在于言中。譬如陽焰誑惑諸獸,令生水想而實無水;眾經所說亦復如是,隨諸愚夫自所分別令生歡喜,非皆顯示圣智證處真實之法。大慧,應隨順義,莫著言說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:“世尊修多羅中說:‘如來藏,本性清凈,常恒不斷,無有變易,具三十二相,在于一切眾生身中,為蘊界處垢衣所纏,貪恚癡等妄分別垢之所污染,如無價寶在垢衣中。’外道說我是常作者,離于求那,自在無滅。世尊所說如來藏義,豈不同于外道我耶?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我說如來藏,不同外道所說之我。大慧,如來應正等覺,以性空、實際、涅槃、不生、無相、無愿等諸句義,說如來藏;為令愚夫離無我怖,說無分別、無影像處如來藏門。未來、現在諸菩薩摩訶薩,不應于此執著于我。


  “大慧,譬如陶師于泥聚中,以人功、水、杖、輪、繩方便作種種器;如來亦爾,于遠離一切分別相無我法中,以種種智慧方便善巧,或說如來藏,或說為無我,種種名字各各差別。


  “大慧,我說如來藏,為攝著我諸外道眾,令離妄見,入三解脫,速得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是故諸佛說如來藏,不同外道所說之我。若欲離于外道見者,應知無我如來藏義。”


  爾時,世尊即說頌曰:


  “士夫相續蘊, 眾緣及微塵,

  勝自在作者, 此但心分別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普觀未來一切眾生,復請佛言:“愿為我說具修行法,如諸菩薩摩訶薩,成大修行。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菩薩摩訶薩具四種法,成大修行。何者為四?謂觀察自心所現故,遠離生住滅見故,善知外法無性故,專求自證圣智故。若諸菩薩成此四法,則得名為大修行者。


  “大慧,云何觀察自心所現?謂觀三界,唯是自心;離我、我所,無動作、無來去;無始執著過習所熏;三界種種色行名言系縛;身資所住,分別隨入之所顯現。菩薩摩訶薩如是觀察自心所現。


  “大慧,云何得離生住滅見?所謂觀一切法如幻夢生,自他及俱皆不生故,隨自心量之所現故,見外物無有故,見諸識不起故,及眾緣無積故,分別因緣起三界故。如是觀時,若內、若外一切諸法皆不可得,知無體實,遠離生見,證如幻性,即時逮得無生法忍,住第八地,了心意意識、五法、自性、二無我境,轉所依止,獲意生身。”


  大慧言:“世尊,以何因緣名意生身?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意生身者,譬如意去速疾無礙,名意生身。大慧,譬如心意于無量百千由旬之外,憶先所見種種諸物,念念相續疾詣于彼,非是其身及山河石壁所能為礙;意生身者亦復如是,如幻三昧、力通自在、諸相莊嚴,憶本成就眾生愿故,猶如意去生于一切諸圣眾中,是名菩薩摩訶薩得遠離于生住滅見。


  “大慧,云何觀察外法無性?謂觀察一切法,如陽焰、如夢境、如毛輪,無始戲論種種執著,虛妄惡習為其因故。如是觀察一切法時,即是專求自證圣智。


  “大慧,是名菩薩具四種法成大修行,汝應如是勤加修學。”


  爾時,大慧菩薩摩訶薩,復請佛言:“愿說一切法因緣相,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了達其義,離有無見,不妄執諸法漸生、頓生。”


  佛言:“大慧,一切法因緣生有二種,謂內及外。外者,謂以泥團、水、杖、輪、繩、人功等緣和合成瓶;如泥瓶,縷疊、草席、種芽、酪酥悉亦如是,名外緣前后轉生。內者,謂無明、愛、業等生蘊界處法,是為內緣起,此但愚夫之所分別。


  “大慧,因有六種,謂當有因、相屬因、相因、能作因、顯了因、觀待因。大慧,當有因者,謂內外法作因生果。相屬因者,謂內外法作緣生果,蘊種子等。相因者,作無間相,生相續果。能作因者,謂作增上而生于果,如轉輪王。顯了因者,謂分別生能顯境相,如燈照物。觀待因者,謂滅時相續斷,無妄想生。


  “大慧,此是愚夫自所分別,非漸次生,亦非頓生。何以故?大慧,若頓生者,則作與所作無有差別,求其因相不可得故。若漸生者,求其體相亦不可得;如未生子,云何名父?諸計度人,言以因緣、所緣緣、無間緣、增上緣等,所生、能生互相系屬次第生者,理不得成,皆是妄情執著相故。大慧,漸次與頓皆悉不生,但有心現身資等故,外自共相皆無性故,唯除識起自分別見。大慧,是故應離因緣所作和合相中漸、頓生見。”


  爾時,世尊重說頌言:


  “一切法無生, 亦復無有滅,

  于彼諸緣中, 分別生滅相。

  非遮諸緣會, 如是滅復生,

  但止于凡愚, 妄情之所著。

  緣中法有無, 是悉無有生,

  習氣迷轉心, 從是三有現。

  本來無有生, 亦復無有滅,

  觀一切有為, 譬如虛空華。

  離能取所取, 一切迷惑見,

  無能生所生, 亦復無因緣,

  但隨世俗故, 而說有生滅。”

出處---《楞伽經
句子 021wudi.com        發布于:2018/3/20 23:07:00       


游客  發表于: 2019/4/21 9:37:00
能看到嗎?



游客  發表于: 2019/4/3 11:17:00
鏈接呢



游客  發表于: 2019/4/1 0:55:00
dfosdfosfo



45  發表于: 2019/2/9 3:49:00



21  發表于: 2019/2/8 13:05:00
0000



17  發表于: 2019/1/29 10:45:00
?



42  發表于: 2019/1/22 10:43:00
阿凡達2迅雷下載_阿凡達2高清下載q
電影阿凡達21080p下載



42  發表于: 2019/1/22 10:36:00
阿凡達2迅雷下載_阿凡達2高清下載q
電影阿凡達21080p下載



42  發表于: 2019/1/22 10:34:00
阿凡達2迅雷下載_阿凡達2高清下載q
電影阿凡達21080p下載



42  發表于: 2019/1/22 10:22:00
期待觀看,謝謝樓主



用戶  發表于: 2018/12/22 12:24:00
4242423453



用戶  發表于: 2018/12/22 12:24:00
7555555554



用戶  發表于: 2018/12/22 12:21:00
6454646



用戶  發表于: 2018/11/30 1:59:00
哪呢?



用戶  發表于: 2018/11/8 4:14:00
666



第1頁共2頁 上一頁 下一頁 首頁 尾頁
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2015- Copyright 句子(021wudi.com)經典語錄,名人名言大全,唯美的句子,描寫的句子,古詩文經典句子分享
上海时时乐app